6月17日,在貴州大學舉行的中西部高等教育發展論壇上,主管部門什麼該“管”、什麼該“放”的命題成為論壇內外熱議的焦點。
  中南大學黨委書記高文兵的一段關於“管”和“放”的故事讓現場爆發出哄笑和熱烈的掌聲。2004年貴州大學和貴州工業大學合併組建新的貴州大學時,貴州省曾邀請高文兵參加一個會議,研究貴大總規模、體制、設多少學院和專業等議題,省領導和政府各職能部門負責同志在座。
  會議目的介紹完後,請經驗豐富的高文兵先發言。他一上來就對省領導說:“都什麼年代了,你們還這樣?一個大學這麼點自主權都沒有。”
  高文兵建議省里就研究兩件事:一個是誰當校長,另一個是給多少錢。“把這兩件事定了,讓學校關起門來自己研究學校的事”。
  他提完建議後,主持會議的省領導對大家說:“今天就到這吧,散會。”
  在高文兵看來,該放權的就要放權。鄭州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劉炯天則談到,該管好的要管好同樣重要。
  “教育部門應該讓地方高校能夠充分享受部屬高校的政策,配置同等的政策性資源。”劉炯天說,“當然還有最大限度的資金支持。”
  劉炯天直言,包括國家重點學科、博士點、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等優勢資源評審佈局中,地方“211工程”高校、省部共建高校與教育部直屬重點大學的政策差距太大,並不公平。
  貴州大學校長鄭強認為,這就是該管好的事情沒管好。他說,在管理體制和中央財政投入方面,中西部有13個省、自治區的高校長期被忽視,甚至被邊緣化。鄭強的調研結果顯示,包括河南、江西、貴州等中西部地區13個省、自治區沒有教育部直屬高校,而在這些省份,高校總數超過600所,占全國高校總數的近30%,在校學生總數占全國高校學生總數的近三分之一。
  鄭強提供的另一組數字更是讓現場傳來一陣嘆息:貴州大學在校學生6萬人,人數超過絕大多數“985”、“211”工程高校,但自1949年至2012年的63年間,中央財政對貴州大學的累計投入為1.63億元。
  “這63年的投入還比不上我以前工作的浙江大學兩個月的投入。”鄭強說,這非但談不上教育公平,反而讓人擔憂差距正在越拉越大。
  目前,教育部在中西部“非直屬”的14所高校開展“中西部綜合能力提升工程”,從2012年至2015年累計投入70億元支持建設,劉炯天和鄭強所在的高校都名列其中。他們希望,不要把加強中央對地方高校支持與中央倡導的簡政放權混淆,短期的幫扶項目應該轉化成長效的投入機制,扭轉中西部13個省區高校“管不好”的問題。
  本報貴陽6月17日電  (原標題:貴州大學六十三年投入不及浙大倆月)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gl24glde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