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無人區》,你就知道《無人區》的片名,有兩層意思。
  第一層,在新疆的大戈壁上,從這裡順著公路,一直向一個方向,500公里的範圍內,人煙稀少,基本上沒有人在這裡生活。
  第二層,無人,是沒有人性的意思。在這裡,只剩下負面生存意義上的動物性,人性不再。
  寧浩的《無人區》,難產數年,終於分娩。
  對這樣一部片子,分析它的拍攝手法和演員演技,遠不如分析它的內涵要來勁。當然,我很喜歡黃渤,我也很喜歡徐崢。黃渤似乎進了西部黃沙的眼睛里,已經透著一股子匪氣。從《瘋狂的石頭》開始成名,黃渤隱約間已經成了一種票房招牌,有黃渤的片子,一般你不用怎麼擔心票房問題。徐崢一向是以光頭造型出鏡,這次卻弄了一頭不甚飄逸的長髮,在片子里各種悲催,最後直接在爆炸的大貨車裡,找到了自己生命的終極意義。
  相比《西風烈》,在西部片子的具象意義上,《無人區》要更為徹底。在這裡,法律的存在很薄弱,隱隱約約,有,或者沒有。徐崢飾演的律師潘肖,最開始還算個正常社會的人,至少他知道撞了人,還知道恐懼;至少,他還知道,一個正常社會人人所畏懼的不能觸碰的東西的存在,比如說法律,比如說人命。但是到後來,他在這一路逃亡過程中所碰到的形形色色的存在,已經開始徹底顛覆他原本正常的社會是非觀念,讓他的社會觀念開始在潛意識里混亂起來。最終,他意識到這一路,自己根本就是在一種殘酷的動物法則世界里生存。
  潘肖和鷹販子之間的一段對話很有意思。鷹販子說,律師潘肖和他是一類人,因為都要掙錢;潘肖卻說,不是。一直到最後,所有人的生命都消失在大戈壁中,鷹販子才意識到,潘肖和他並不是一類人,因為潘肖吃素,而他,吃肉。但是潘肖親眼看到鷹販子為了那隻價值百萬的老鷹,這一路上把人命視作草芥一樣,在他的意識里,鷹販子根本就不是人類。所以,他也不奢求鷹販子去理解原本可以逃命的他又巴巴地跑回來送死,——只是為了能夠救出那個被迫做妓女的姑娘(餘男飾演)。而鷹販子把人和人的不同,用吃素和吃肉來劃分,也許在他的潛意識里,他也沒把自己當做一個有著悲憫心的正常人類。
  這樣說,我的意思也未必潘肖就是聖人。在這部片子里,沒有英雄,更沒有聖人,甚至連個正常的人也沒有,有的只是壞蛋,有的只是動物生存一樣的原始驅動。作為配角的那兩個貨車司機是英雄嗎?類似於黑店伙計一樣存在的戈壁灘所謂“夜巴黎”的那一老一少是英雄嗎?那個類似於“孫二娘”一樣的女老闆是英雄嗎?甚至包括潘肖和被迫做妓女的那位姑娘是英雄嗎?他們,統統都不是,無人區讓他們都像是生活在一個沒有秩序和法律觀念的世界里,潘肖和那位姑娘也頂多是相比其他人而言,多了一點正常的人類情感罷了。
  如果說這部片子在對人類本性的挖掘上,還讓我們看到了一點亮色,那就是潘肖和那位姑娘之間的一點互相幫助。這點幫助,並不是出於男女之間的愛情;實際上,在一路逃亡的過程中,男女之間也根本產生不了什麼聖潔的感情。我更願意把潘肖和那位姑娘之間的那種幫助,理解成是一種人之所以還稱得上是人的一種人性的殘留,一種對人命最基本的憐惜。
  影片最後,在陶虹飾演的舞蹈老師那裡,我們終於看到了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回歸。在一群小孩子當中,你會覺得,這個社會有人真好,生活在一個有法律觀念、有是非觀念、有良善觀念的正常社會裡,那是一種平淡的幸福。
  你還會註意到戈壁灘里的“帝豪大酒店”,你還會註意到形成強烈反差意向的“夜巴黎”。你還會註意到那個寫有“衛星電話”字樣的小賣部。這些東西,你不妨理解成它們都具有了一種有色彩的完全可以讓你去理解的象徵意義。
  是為《無人區》。
  沒有人,也沒有人性。
  小鳥吃蟲子,老鷹吃小鳥,偷獵者抓老鷹。這樣一個沒人安全的循環,壞蛋們一起死光。
  文/張軍瑜  (原標題:《無人區》:在動物法則里去尋找僅存的人性)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gl24glde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