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上午,長沙市望城區黃金中學,小武上課的時候張要民就站在教室後門口。有時會悄悄轉過身去不望著兒子,她不想讓小武太依賴自己。
下課時小武和同學們玩耍,張要民也是守在一旁。

張要民說學校里每一個人都很照顧小武,她沒有什麼可以回報,每天午餐後就帶著小武幫忙打掃食堂。
  每天放學,張要民順便接女兒一起回家,她要去一里地外挑水,還得輔導女兒的功課。早出晚歸打散工的丈夫是這家人唯一的經濟來源。
  11月5日上午10時,長沙市望城區黃金中學,初二1204班的走道里站著一位媽媽,她叫張要民,此刻正靜靜望著教室里的兒子小武。兒子讀書聲太大,她走近提醒;兒子突然撩打周圍同學,她趕緊制止……陪著兒子一起上學,這樣的日子已經十年。 
  小武今年15歲,有時很懂事,有時卻像兩三歲的孩子。張要民說,兒子出生時不哭不鬧,等到開始學說話,才發現他的腰無法挺直,頭也幾乎抬不起來。在長沙最好的醫院,醫生說這是新生兒缺氧留下的後遺症,只能做康復訓練,正常行走的幾率非常小。
  家裡花光了積蓄,到處借錢給小武治病。“我不能讓他像貓狗一樣爬完這輩子。”張要民自創了一套訓練方法:每天早晚讓小武踢沙袋練習力量,在烤火架下加滾軸自製學步車。在一片質疑聲中,8歲的小武會走路了。
  2003年,張要民想送小武去特殊學校,但孩子說,想上小學。於是,張要民又找到當地小學,和校長反覆交涉、懇求,承諾自己會時刻陪著兒子,終於獲得了校長的同意。
  從那時起,張要民做起了“全職陪讀”,每天清晨5點起床,做家務、煮飯,再騎電動車送小武去學校,中午母子倆一起在學校吃飯,下午接了女兒再一起放學回家……十年風雨,未曾間斷。
  “如果別人笑你,你不要生氣,因為你是個開心果才能把大家逗笑,其實大家都喜歡你。要多幫助別人,這樣別人也會來關心和幫助你。”張要民常說這句話,像是對小武說,也像是對自己說。直至採訪結束,她都沒能說清孩子到底得的是什麼病,或許她知道,但是她選擇了忘記。
  ■圖/文   記者 範遠志
(15歲的小武與他的貼身媽媽)
(編輯:SN028)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gl24glde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